看历史,有时候像嚼了1口雪,说不上来啥滋味,尔朱氏一手王炸的牌啊

时间:2019-05-02 08:00:01 来源:中国锯条网 当前位置:撒哈拉河床 > 星座 > 手机阅读

闲话南北朝之天下归一——神武初起(5)

韩陵一战,尔朱氏的部队输了个一塌糊涂;啥也别说了,先跟高欢脱离接触吧。于是尔朱度律、尔朱天光等人带着残兵败将向洛阳方向撤退。

还在路上,之前憋着坏要把尔朱氏一网打尽的斛斯椿动手了,这货先跟尔朱度律说,咱粮草辎重也扔的差不多了,要不我先回洛阳,给咱准备嚼谷儿去?!

尔朱度律、尔朱天光不疑有他,就放他去了。

等斛斯椿带着他的这支部队跑回洛阳,又忽悠留守的尔朱世隆,尔朱天光的部队都是关中人,他们打算在洛阳屠城之后,强迫皇上搬到长安去,咱得有所准备。

好了,经过他这么两头儿挑和,洛阳的城防部队高度紧张,眼巴巴的盯着城外。

看历史,有时候像嚼了1口雪,说不上来啥滋味,尔朱氏一手王炸的牌啊

而把城里的注意力都转移到城外之后,公元532年4月1日,斛斯椿突然出手,大开杀戒,将洛阳城中的尔朱氏一党有的抓、有的杀;几乎没放过任何漏网之鱼。

很快,尔朱度律和尔朱天光也撤到洛阳;原先满以为斛斯椿会打点好一切,准备好汤汤水水,给他们接风洗尘。可惜,理想很丰满,现实很骨干;等这二位到了城下,迎接他们的是高度戒备的城防部队;以及从城头射下来的密集的箭雨。

本来就是败军,跟这儿兜头又被人抡了一记闷棍;尔朱天光和尔朱度律的部队立刻便逃散过半。看看进城是没戏了,尔朱天光跟尔朱度律一商量,得了,跟我去关中吧。

可惜,他们永远不可能再回长安了,部队走到雷波津,尔朱天光、尔朱度律二人便被手下叛将抓住,又给送回了洛阳。

随后,斛斯椿打打包,将诸尔朱们活的死的拢一块儿,统统送往邺城,当了归顺高欢的投名状。

至此,尔朱氏别看还有个尔朱兆,但做为一时的政治强梁,尔朱氏已是大势去矣;从此北魏朝廷进入高欢时代。

公元532年4月初,血战得胜的高欢,昂首进入洛阳城。

多说一句,尔朱集团崩溃,一边抹着冷汗后怕一边儿仰天大笑的,除了高欢,其实还有一个人;这就是深宫之中的节闵帝元恭。

傀儡,不好当!

因此当韩陵之战,尔朱氏战败的消息、以及后来洛阳的尔朱氏覆灭的消息传来;给元恭鸡动的,嗷嗷儿哭……

看历史,有时候像嚼了1口雪,说不上来啥滋味,尔朱氏一手王炸的牌啊

按说这会儿元恭已经20好几了;居然还挺天真,按他的逻辑,除掉了尔朱氏,他就可以收回朝廷大权,挺起腰杆儿做北魏皇帝。

可是,现实很快就会照脸狠狠扇他一记耳光,给他打醒:没实力,谈鸡毛!

如果将尔朱氏比作一群狼的话,那能打赢群狼的,只有猛虎;高欢,就是那头猛虎。

而且,这会儿元恭和高欢之间还有个问题,此时高欢身边儿已经有了一个傀儡皇帝元朗;此时,这位‘皇帝’已经走到了洛阳以北的邙山。

那么问题来了,二选一,高欢会选谁?

让所有人(包括元恭和元朗)都没有想到的是,高欢的选项既不是元恭,也不是元朗;而是另外一个人;这个‘小三儿’是孝文皇帝的嫡孙、广平武穆王第三个儿子——平阳王元修。

那位说了,高欢这不是脱裤子放P,多此一举嘛。

诶,这里有个说法儿——

高欢当时拥立元朗,老实说那叫权宜之计;元朗别看姓元,但在宗室里算是远支儿;否则也不会被打发到那么老远的地方去当官儿了。

在河北那一亩三分地儿上,元朗算是个大咖;可是此一时彼一时,现在高欢进了洛阳,姓元的一抓一大把,元朗的票房号召力可就差着节气了。因此,元朗完成了过渡的使命之后,game over是再正常不过了。

再说元恭;史载,高欢跟元恭见过一面儿,老实说高欢还挺喜欢元恭,而且元恭是元宏的侄子,这关系也到位。

可是,这次问题出在高欢的手下这里;他的这帮手下们不喜欢元恭;理由是元恭太精明(“少端谨,有志度,长而好学。”),不好控制。

开始的时候高欢觉得这不叫事儿,元恭‘有志度’又如何,老子手里别的没有,就是有兵;他能翻起这么大浪来?但是,那帮手下一句话就让高欢改主意了:您忘了尔朱荣是怎么死的了吗?

高欢一缩脖子,我去,怎么把这个茬儿忘了;对啊,尔朱荣就是在如日中天的时候,被元子攸诓进宫干掉的;而且还是亲手做了的!这万一……

算了,还是换人吧。

公元532年4月25日,元修在高欢的安排下,在洛阳东郊设坛称帝,改元太昌。

看历史,有时候像嚼了1口雪,说不上来啥滋味,尔朱氏一手王炸的牌啊

这里边儿,高欢得到的‘奖赏’是,“大丞相、天柱大将军、太师,世袭定州刺史。”;以及15万户的食邑。当然,高欢还是很谦虚的,拼命辞掉了‘天柱大将军’的头衔;这是因为当年尔朱荣就是顶着这个头衔儿,被元子攸干掉的;在高欢看来,这多少有点儿晦气。

半个月后,高欢回到邺城之后,接下来,高欢要斩草除根了。

公元532年7月,在经过两个月的准备之后,北魏大丞相高欢亲率大军从滏口(太行山第四陉,今河北省武安县西)西进,高欢妹夫、大都督库狄干率领另一路从井陉(太行山第五陉,今河北省井陉县东北)西进,对尔朱兆盘踞下的晋阳(今山西省太原市)发起了钳形攻势。

此时,精锐尽失的尔朱兆已然成了惊弓之鸟;高欢才走到武乡(今山西榆社),尔朱兆就把晋阳劫掠一番之后,北逃秀容(今山西朔州西北)。

高欢兵不血刃进了晋阳。

进了晋阳,高欢第一件事便是在此处设立了大丞相府,晋阳从此成了高欢乃至以后的北齐的统治中心(之一)。

看历史,有时候像嚼了1口雪,说不上来啥滋味,尔朱氏一手王炸的牌啊

高欢干的第二件事儿,当然就是继续追杀如同丧家之犬一般的尔朱兆。

此时的尔朱兆已然没了之前的嚣张,仓皇逃回了秀容川之后,这货倒是小心谨慎了一段时间,把各个要隘都布上兵,一副团结紧张、严肃活泼的架势。

可惜,大势已去,凭他已然不可能重振尔朱氏的荣光了。

在公元532年整个下半年,高欢一直没有发兵北上讨伐尔朱兆;这倒不是说,高欢把他给忘了;以现在双方巨大的实力差距,高欢肯定能笑到最后。

但高欢不想干这种杀敌一万、自损八千的亏本买卖——

高欢放出了大招,他让手下带着密信和金银北上,见着尔朱氏的官兵,先给金银,再讲政策;最后撂下一句,咱‘解放区的天是晴朗的天,解放区的人民……;您看?’

这还有啥好看的,人往高处走呗;由此,不少尔朱兆的将领部属都给高欢送来密信,表示了忠心。

这算软的一手儿;为了配合秘密战线,高欢时不时的放出即将大举进攻的假消息,并且真的曾四次整军北上;有时候部队都浩浩荡荡的拉出去了,最后又都回了营房。

这招儿也给尔朱兆害的不浅,高欢每次集合部队,都弄的尔朱兆高度紧张;可高欢每次都是说要讨伐,却都放了空炮;“狼来了”听的多了,慢慢儿的尔朱兆以及其部下也都放松了警惕。

等的就是你麻痹的时候!

公元533年正月,高欢料定,大过年的,尔朱兆肯定会大吃大喝;此时正是其战备最为松懈的时候。

高欢一声令下,京畿大都督窦泰率精锐骑兵为先锋,奇袭秀容川;高欢则亲率主力从晋阳出发,为窦泰后援。

看历史,有时候像嚼了1口雪,说不上来啥滋味,尔朱氏一手王炸的牌啊

高欢料的不错,当窦泰的前锋部队偃旗息鼓接近秀容川时,尔朱兆的部队正在新年宴会上喝的迷迷瞪瞪呢;喝的北都找不到的尔朱兆根本没想到高欢军会在此时不请自到,这货醉眼迷离的看了一眼窦泰,吓的上马狂奔。

到这份儿上了,窦泰岂能容他再跑掉;带上轻骑衔尾急追。

也是尔朱兆命该如此,就在他拼命逃亡的时候,迎头又撞上了从晋阳出来的高欢主力。

高欢大军在赤洪岭大破尔朱兆残部,尔朱氏最后一点儿部队被打垮,投降的投降、逃散的逃散。尔朱氏侥幸逃出战场,折向西南而去。

尔朱兆向西南而逃,大约是想投靠关中的尔朱氏旧部贺拔岳、侯莫陈悦等人;可是,到这会儿了,高欢怎么可能放他逃出生天;深山之中,尔朱兆身边的人越跑越少,最后只剩下他的亲信张亮和奴仆陈山提。

事已至此,尔朱兆也知道自己走上了绝路;他把张、陈二人叫到身边,命其斩下自己的头颅,出山投降,二人均不忍下手;见状,尔朱兆拔出宝剑,先杀掉了自己最心爱的白马,而后在一棵树上投缳自缢。

尔朱家族几世经营,就此覆灭!

当随后追击而来的高欢赶到时,尔朱兆已经吊在半空挺长时间了;难说高欢心里怎么想的;只能说,成王败寇,如此而已。

高欢让人把尔朱兆的尸体放下来,以王礼下葬;算是给自己这位结拜兄弟最后一个交代。

办完这事儿,高欢回到了晋阳;此时,他已经完全取代尔朱荣,成为北魏第一权臣;一时风光无二。

但是,历史好玩儿之处就在于,每当一个人走上‘神坛’时,他身后总会有一双眼睛投来阴冷的目光。

此时,高欢也不能免俗;就在他呼风唤雨、权倾海内之时,有个人,也在背后冷冷的看着他。

此人,便是宇文泰。

上一篇男靠吃、女靠睡,最实用的男女养生重点,教你健康活到老

下一篇【乐业上海•招聘】上海智慧之云科技有限公司实习岗位招聘

星座本月排行

星座精选