中国最后一位“太子”袁克定晚年穷困潦倒——捡菜帮子,蒸窝窝头

时间:2019-10-15 08:00:01 来源:广西品牌网 当前位置:撒哈拉河床 > 汽车 > 手机阅读

袁克定,字云台,别号慧能居士,是袁世凯长子,系老袁原配于氏在1878年所生。幼年随袁世凯历任各地,曾经骑马坠地摔断了腿,袁世凯便送袁克定远赴德国进行治疗,最后走路还是有点瘸。袁克定在清末荫候补道员,后升任农工商部参议、右丞。他是民国时期最有名的公子哥。

中国最后一位“太子”袁克定晚年穷困潦倒——捡菜帮子,蒸窝窝头

袁世凯

辛亥革命爆发后,最终袁世凯掌握了实权。袁克定在德国期间,为德国所取得的成就惊叹不已,由此也对德国帝制之功效深信不疑,曾经极力支持父亲称帝君主立宪。因此他也成为中国最后一位“太子”。

中国最后一位“太子”袁克定晚年穷困潦倒——捡菜帮子,蒸窝窝头

袁克定早年娶湖南巡抚吴大澄的女儿吴本娴为妻,过门不到一个月,他又娶了一个叫马彩云的姨太太。吴氏耳朵聋,袁克定和她说话只能笔谈;马氏长得也不好看,均不能如袁克定的意。袁世凯就任总统时,他就又纳了一个唱戏的章真随(又名章淳一)为二姨太太。这位二姨奶奶是女文武须生,因擅演《定军山》,故时人多称她“老黄忠”。这个人举止轻浮,对袁克定非常厉害。袁克定很怕她,又很宠爱她。这位二姨奶奶恃宠而骄,竟在津门家中与某西医大夫行为逾轨,其暧昧事被袁克定闻知,才大发雷霆,断然割爱,将她驱逐遣送出津。

中国最后一位“太子”袁克定晚年穷困潦倒——捡菜帮子,蒸窝窝头

1916年6月6日,袁世凯因尿毒症不治身亡。袁世凯的遗产由袁克定主持分配。袁世凯每个儿子分得8万银元,40两黄金,以及价值7万银元的股票。每个女儿分得1万元银元,作为出嫁时的嫁妆。袁克定虽然得到的遗产最多,但花钱总是手大脚。无度的挥霍加上时局的不稳定,到了三十年代,袁克定继承的巨额遗产已经被花的精光,连生计都成了问题。

据史料记载,袁克定二十世纪三十年代初穷困潦倒,靠一个忠于他的老仆人,到街上捡白菜帮子,蒸窝窝头充腹。每次当老仆人端上饭菜,他仍不改老规矩,戴好餐巾,用西洋刀叉将窝头切成片,佐以咸菜进餐。吃的时候还是很讲究,胸带围巾,坐得笔直,曾对人说:“就算我再穷,也不能丢了太子范儿。

中国最后一位“太子”袁克定晚年穷困潦倒——捡菜帮子,蒸窝窝头

多年以前看过张伯驹的女儿张传彩关于袁克定的口述回忆,留下很深印象,并写过一篇博客,大概情节是这样的:

晚年的袁克定经济窘迫,与其表弟张伯驹生活在一起,住在承泽园里,那时的袁克定干瘦、矮小,穿一身长袍、戴一小瓜皮帽,拄着拐杖,走路一高一低瘸得很厉害,成了一个有点另类的老头。

那时候袁克定已经70多岁了。袁克定的老妻只剩原配夫人,是个很胖的老大妈,特别喜欢打麻将,和又瘦又矮的袁克定在一起很不协调。在承泽园生活的那些年里,袁克定从不抽烟,和客人见面也很客气、和善,总是微微欠身点头致意,对孩子也一样。他年轻时曾到德国留学,所以通晓德语和英语,看的书也以德文书居多,有时也翻译一些文章。或许是因为早年跟随袁世凯四处游走,他的口音有些杂,让人听不出是河南、天津还是北京话。

中国最后一位“太子”袁克定晚年穷困潦倒——捡菜帮子,蒸窝窝头

后来任中央文史馆馆长的章士钊给袁克定一个馆员身份,让他在那里谋一职,每月有五六十块钱的收入。袁克定每次一拿到工资,就要交给表弟张伯驹夫人,但张伯驹都不让夫人收他的钱,说既然把他接到家里了,在钱上也就不能计较。最后张伯驹还帮忙给袁克定一家在西城买了间房子,让他们搬了过去。搬走以后,张伯驹还经常接济袁克定一家的的生活。

看看袁克定晚年的穷困潦倒,除了感慨“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”的人生无常。还看到了人性的光辉,慰藉了穷途末路的最后的“太子”——不离不弃的老佣人,讲亲情不势利表弟一家人。非常难得啊!这何尝不是也慰藉了熙熙攘攘的人世间我们这些芸芸众生呢?

中国最后一位“太子”袁克定晚年穷困潦倒——捡菜帮子,蒸窝窝头

父子密谈剧照

上一篇传iPhone手机可能再降价20%,网友:库克,你的节操呢?

下一篇他是著名伦理学家,牛津大学名誉学者,说的这几句话,震撼世界!

汽车本月排行

汽车精选